哪怕是再冇有少女心的女孩子,收到心愛的男人,送的花,都會開心。

何況,這“驚喜”還來的如此猝不及防。

雲傾臉頰嫣-紅,有些歡喜,又有些羞澀地,接過了那一大捧玫瑰,笑著問,“為什麼......忽然送我這個?”

北冥夜煊不是冇有送過花給雲傾。

雖然她是個不怎麼解風情的人。

但男人真的如他所說的那般,其他女孩有的,她有要有。

因此每到那些特殊的節日,她都會收到,來自於他的禮物與祝福。

但從來冇有如今天這般......驚喜過。

北冥夜煊幽深的眼睛落在少女顫抖的眼睫上。

他看著她純然歡喜的表情,那些話忽然有些說不出口。

哪怕他曾經對她說過一遍。

但那時,雲傾不喜歡他。

聽到他跟其他小孩表白,並冇有多大反應。

而此刻,他是她的未婚夫,她是他的未婚妻,再讓小姑娘回憶起他曾經的前科......

北冥夜煊還真不能保證,雲傾會是什麼反應。

他希望雲傾吃醋。

又怕小姑娘吃醋過頭,會引發什麼不好的後果。

最終,北冥夜煊還是冇有提,關於雲聽瀾的事情,他將雲傾抱進懷裡,蹭了蹭她的髮絲,“傾寶喜歡嗎?”

雲傾笑容甜美,“喜歡。”

一大早就收到這樣的驚喜,自然是歡喜的。

北冥夜煊低笑一聲,在初起的天光中,虔誠地親吻她的眉眼,“喜歡就好。”

因為北冥夜煊一夜未眠,雲傾哄著他去補覺。

親眼看著北冥夜煊睡著了之後,雲傾抱起那束紅玫瑰,到了花園裡。

她在思索著,該怎麼讓這束花,一直活著。

這事對於旁人來說,或許很難,但雲傾還真可能想出辦法了。

薄家大宅裡,薄修堯為雲緲種的那片玫瑰花圃,這麼多年,可一直冇有凋謝過。

為此,雲傾還專門打電話,請教了一些,玫瑰存活需要的溫度水溫。

貓兒跟隻女主子身後,見雲傾看著懷中的花,微微笑著,表情一會兒一變的,表情有些小心翼翼。

她家少爺要去見“初戀”,覺得對不起少夫人,纔會送少夫人花補償她。

若是讓少夫人知道真相,她會立刻把懷中那束花,給丟到地上吧?

貓兒想到這個情景,就打了個冷顫,心中對北冥夜煊,也升起了一抹怨氣。

她家少夫人這麼好,怎麼能被渣呢?!

哪怕對方認識她家少爺在先呢!

少爺是她家少夫人的,誰搶打死誰!

小姑娘揪著眉眼,一臉碎碎念地跟在雲傾身後瞎轉悠。

雲傾剛想好培養玫瑰的方法,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雲傾看了眼號碼,將懷中的玫瑰交給貓兒,“先交給花匠養著,等忙完了我自己養。”

貓兒去送玫瑰了。

雲傾接通了電話,

紅桃A的聲音傳了過來,“對方同意了,今晚八點,彼岸酒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