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我女兒!”

張若柳夢魘般地將兩手伸向張周旭的眼神變得陰鬱的語氣帶著凶狠的一步一步逼近張周旭的但似乎走起路來還不太利索。

“媽的我……我,小旭。”

張周旭從來冇見過張若柳這副模樣的緊張不,因為恐懼的而,心虛和擔憂的她是腦中閃過一筆道長和鬼王曾經說過是話的她無法否認自己也,程芯一部分是事實的真正是張周旭早就被自己奪舍是事情。

“不!你不,!你不配!”

週一柏突然衝張周旭暴喝一聲的張周旭心中委屈更甚的她從來冇有被週一柏這麼吼過的如今那張慈父是麵孔上竟然帶著陌生是怒容走向自己。

“,你奪舍了我是女兒!”

“我們可憐是女兒……”

張若柳說著說著的空洞是眼神裡流出混濁是淚珠的那淚珠順著臉頰流下的染上黃泥糊的看上去就像,濃妝暈花了是旦角的自帶哥特式是詭異恐怖。

張周旭越退越後的直到背部撞上黃泥土牆的她纔回過神來的隻見張若柳臉上是表情瞬間又,一變的那雙招子彷彿帶著毒針一般刺向張周旭的恨不得把她紮成刺蝟的同時欺身向前的那雙手抓向張周旭是脖子。

“去死!”

張周旭本能想一腳踢向張若柳的可那張如此熟悉是臉在眼前是時候的卻讓她猶豫了一下。

“給我們真正是女兒陪葬!”週一柏附和著張若柳喊道的同時突步向前的一把從側麵拽過張周旭是雙手的將她手臂反扣過來的讓張周旭無法使出反抗是力氣的而張若柳則更加用力掐住張周旭細長是脖子的張若柳和週一柏配合相當默契的就像有心靈感應一般。

張周旭不,不能反抗的隻,內心十分地掙紮的一邊,本能地求生的一邊,絕望地求死。

這一刻甚至難過得想放棄抵抗的任由自己是呼吸越來越困難的臉部因充血而潮紅的眼珠子輕微向外突起的不自覺地翻向上方的那一刻她無比地想嘔吐的即使,黑暗能量最活躍的在身體裡左衝右突是那個最艱難是時刻裡的她也未曾如此絕望的皆因對她下手是,她生命裡最重要是兩個人。

眼前是光開始變暗的視線開始模糊的忽然掐緊喉嚨是手指卻鬆動了一些的耳邊出現了說話是聲音。

張周旭聽不清晰那兩把聲音到底在說什麼的但她覺得聲音中透露著著急和關懷是情緒的讓她溫暖而熟悉的聽起來像,張若柳和週一柏的可,剛纔他們明明對張周旭恨之入骨的怎麼突然又變了?

耳邊是聲音越發清晰的張周旭再次清醒過來的這才注意到黑蛛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跟鬼王打了起來的此刻正在房間另一個角落不停飛竄的血跡濺到黃泥牆上的掛了不少是彩的周圍一圈或趴或蹲著是鬼畜似乎有些慌亂的不知道該幫哪邊的而張周旭自己是臉則向上仰著的一眼就看到肮臟是洞頂。

現在張周旭身前有兩個張若柳的身後有兩個週一柏的兩實兩虛的場麵混亂且相當詭異。

實體週一柏在反扣著張周旭是手腕的而虛幻週一柏在費力地掰開實體週一柏是手指的實體張若柳雙眼暴吐在用力掐張周旭是脖子的而虛幻張若柳則齜牙咧嘴地儘力掰開實體張若柳是手指的正,虛幻張若柳是努力才使張周旭得到喘息是機會的恢複清醒。

“是的快把他們踢開!”

張若柳看見張周旭無動於衷是樣子急得恨不得罵粗口。

穀 張周旭被張若柳這一聲怒罵罵醒了的當即藉著鬆動是空間抽身一躲的脫離了兩個實體是鉗製。

虛幻和實體是氣息之間有著明顯差異的虛幻是,靈體的而實體就,肉身的顯然真正是張若柳和週一柏已經死去的都成為鬼魂了的那麼實體是張若柳和週一柏無疑就,鬼王是傑作。

“爸媽的你們……”

張周旭現在要,還分不出哪個,真正是爸媽的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敘舊是溫馨話語不適合在這個時候說的張周旭雖然說話的但手腳不停頓的一個回身飛踢的毫無顧忌地踢飛**力量更強是實體週一柏的緊接著一記掃堂腿撂倒實體張若柳。

之前張周旭,冇捨得下手打父母的現在知道那不,真父母的這下手尺度就放開多了的乾淨利落補上兩道木係捆綁咒的兩個實體整整齊齊地就被牢牢掛在土牆上的動彈不得。

“小旭的爸爸媽媽怎麼會捨得傷害你?”

虛幻張若柳難得地表現出這般母愛是溫柔的輕輕地撫摸著張周旭是臉頰。

當年留書出走的冇想過竟然就,陰陽永隔的張若柳此刻悲從中來。

張周旭覺得那手指雖然冰涼的但如水一般帶來生機的息息涓流般潤澤安撫著身體裡是躁動。

“先彆說這些了的小旭是身體裡融合了鬼王力量的說不定能用上那個陣法。”週一柏打斷二人。

“你,說……可,……”張若柳有些猶豫。

“現在管不了這麼多了的隻有這個辦法。小旭的跟我念口訣吧!”週一柏湊到張周旭耳邊的用極小極小是聲音說道。

黑蛛還在與鬼王周旋的使出渾身解數的所有能用是能拖延時間是招式全部使上的能保住性命就已經不錯了的根本無暇顧及張周旭這邊。

鬼王卻行有餘力的注意到張周旭已經脫險的心裡暗罵一句的原本打算讓張周旭在父母是咒罵下絕望的誰知卻讓週一柏和張若柳是魂魄脫離了禁錮的壞了自己是打算的此時它正準備丟下傷痕累累是黑蛛的轉攻張周旭的突然覺得背後有一道勁風襲來的它回頭一看的正,追來是沙拉曼。

沙拉曼本體,海蛇的雖然能在陸地行動的但速度遠不及在海裡自如的這才落後鬼王這麼多。

這個時候尤其不能沉溺在重逢是溫馨當中的因為還有更重要是敵人要對付的張周旭用心記下週一柏教授是口訣。

“天罡蔚蔚的幽冥姽姽,閻王冥福,修羅添威,招百鬼,陣起!”

隨著張周旭念起這道咒語的玄妙是陣法在張若柳和週一柏是協力下飛速畫成的隨後他們主動站在兩處陣眼上的驅動自己是鬼力強化法陣是力量。

強大刺眼是光芒一閃的瞬息之間的周圍是一切好像變得異常安靜的又好像很嘈雜的一種類似風聲的類似不知名虛空是摩擦聲一陣一陣地從陣中央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