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丫,根本就冇有戒菸,相反恐怕還經常抽呢。

隻不過,都冇有讓她看到,所以她才以為他戒掉了。

現在她才知道,她就是一個純純的大冤種。

傅景庭看著女人慍怒的小臉,心虛的摸了摸鼻尖。

他怎麼也冇料到,自己就是抽了一支菸,居然惹來女人如此大的不滿。

現在,他也有些後悔抽那隻煙了。

“抱歉,我以後不抽了,一定戒菸,彆生氣了好不好?”傅景庭拉住容姝的手,無比認真的說。

容姝斜眼看他,“真的?”

“真的。”傅景庭豎起三根手指,“我可以發誓。”

他一臉嚴肅。

容姝抿了抿紅唇,“發誓有什麼用?發的誓難道會實現嗎?”

那不能!

傅景庭心裡默默的回了一句,心裡也意識到發誓不太靠譜,也不太讓人有相信裡,沉默了幾秒後,看著她問道:“那你說,我要怎麼做,你才肯相信我?”

“誰知道呢?”容姝淡淡的回著,“我就算現在相信你了,誰知道你在我看不到的時候,會不會抽菸,你說不會,我也不知道真假啊。”

這話倒是冇錯。

傅景庭又一次沉默了。

然後把手伸進口袋裡掏了掏,掏出煙和名貴的打火機,放到容姝跟前的桌子上。

容姝看了看桌子上的香菸,又看了看身邊的男人,“什麼意思?”

“交給你處理。”傅景庭一臉真誠的道。

隨後,他拉住她的手,小心翼翼握在手心裡,“我說的都是真的,我以後真的不抽菸了,我絕對說到做到,不會做讓你失望的事,所以給我一個機會好嗎?”

他說的格外認真。

認真到,容姝都不好不答應他了。

容姝擠了擠嘴角,最後歎氣,“好吧,看你說的這麼真誠,我要是不相信你,不給你機會,倒是顯得我惡毒了。”

“冇有。”傅景庭皺眉,“你在我心裡,永遠都是按個善良的小仙女。”

這話把容姝逗笑了,“還小仙女呢,油嘴滑舌!”

傅景庭輕笑,“我也隻會對你這樣。”

容姝嬌嗔瞪他。

這話她倒是相信。

“好吧,既然你說以後戒菸,不抽菸了,那這些,我就給你收起來。”容姝伸手,把桌子上的煙和打火機往自己勉強刨了刨,然後放進自己包裡。

放的時候,她還不忘注視身邊男人的神情,想看看男人會不會不捨。

好在全程男人的表情都是十分平靜的,對她的舉動冇有露出任何不捨來。

這倒是讓容姝高看了男人一眼。

把包包放回旁邊的椅子上後,容姝看著男人似笑非笑,“我還以為,你會捨不得呢。”

傅景庭淡定的吃著菜,“冇有什麼不捨的,我本來就冇什麼煙癮,平時也很少抽菸,偶爾纔會抽一根,不然你怎麼會現在才發現我還在抽菸?”

這話說的容姝無話可說。

的確,他要是煙癮大的話,早被她發現時常抽菸了。

“我隻是冇想到,你會這麼反感我抽菸。”傅景庭給她夾了一點菜,又說。

容姝很給麵子的將菜吃掉,也是告訴她,她對他抽菸的行為,已經不生氣了。

“我反感,是因為我在乎你,在乎你的身體,要是你不是我的愛人,我才懶得理你呢。”說到這裡,容姝直接白了男人一眼。

傅景庭認真的點頭,“嗯,以後不會了,你放心,我會一直保持一具良好的身體,不會讓你吃虧,隻會讓你一直XING福。”

最後這話,他是湊在她耳邊,壓低聲音魅惑撩人的說的。

容姝隻覺得耳邊癢癢的,往旁邊挪了一點,整張臉紅的不行,冇好氣的瞪了男人一眼。

這狗男人,說什麼葷話呢。

她在乎他的身體,是希望他無病無災,纔不是要讓他一直保持那種怪異的體力,還跟她那什麼呢。

這狗男人,就是喜歡在這些事上打岔。

“去,正經點。”容姝冇好氣的將男人推開。

男人低笑,還是聽話的退了回去。

容姝撩了撩耳邊的頭髮,喝了口水後,這才終於平靜下來,然後把話題撤回了原處,“說吧,好端端的,乾嘛抽菸?還是說,你剛剛去上洗手間,就是專門去抽菸的?”

“不是。”傅景庭搖頭,“我抽菸,隻是因為我看戲的時候無聊抽的。”

“居然跟你看戲有關?”容姝詫異,“到底什麼戲啊,讓你這個從來不關心這種事,從來不看熱鬨的人,居然也會駐足下來,一邊抽菸一邊看熱鬨了。”

這倒是讓她頗為好奇。

“是顧家的戲劇。”傅景庭喝著紅酒說。

容姝眨了眨眼睛,“顧家?”

“嗯。”傅景庭頷首,“你讓你覺得還有哪些值得我停留看戲的?”

“這倒也是。”容姝點頭,“顧家怎麼了?”

“顧漫情突發急症,被顧耀天夫妻帶走了。

“突發急症?”這下容姝是真的驚訝了,聲音都拔高了,“這怎麼可能啊,之前我在洗手間見到她的時候,她還好好的呢,可不像是有病的樣子。”

“所以才叫突發。”傅景庭垂眸回著。

容姝撇了撇嘴,“那她還真是時運不濟,這居然一下子就病了,病的怎麼樣?”

“昏迷了。”傅景庭摩挲著酒杯。

容姝撐著頭,“那還挺嚴重的啊,你說,這會不會是遺傳啊?”

她看向男人。

男人愣了一下,“什麼遺傳?”

“遺傳病啊。”容姝聳肩,“顧耀天不是有腎衰竭嗎?而腎衰竭這種病,一般都是遺傳,你說顧漫情突發疾病,不會也是因為遺傳了顧耀天的腎衰竭吧?”

這話一出,傅景庭臉色頓時變了。

他居然一直冇有想到腎衰竭,也是一種遺傳病!

的確,一個家族裡麵,有人有這種病的話,後代也極有可能患上同樣的病。

顧耀天有腎衰竭,但小葉子會不會也有?

畢竟,小葉子纔是顧耀天的親生女兒啊!

想著,傅景庭緊盯著容姝,薄唇幾乎抿成了一條直線,臉色也緊繃著,眼神更是赤紅的嚇人。

容姝被他的樣子嚇到了,紅唇張了張,聲音唏噓的問,“怎麼了?你這樣看我,看得我有些心慌。”

“小葉子,我們找時間去醫院做全麵體檢如何?”傅景庭拉住她的手說。

容姝詫異,“全麵體檢?”

“嗯。”傅景庭點頭。

容姝歪頭,表示有些不懂,“好端端的,做什麼體檢啊,我們不是在說顧漫情的事麼?怎麼突然一下子扯到了我身上?”

傅景庭冇法告訴她,因為她是顧耀天的女兒,所以他擔心她也會遺傳上顧耀天的腎衰竭。

隻能隨便找個理由解釋,“因為看到顧漫情突發疾病,讓我意識到,人的身體是很脆弱的,上一秒可能看著還是好好的,下一秒就突然倒下了,所以我想讓你去做一個體檢,這樣我才放心。”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