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二十八號,宜嫁娶。

整個帝都都變得熱鬨了起來。

隻因,一場盛世婚禮在這一天舉行了。

酒店定在聖羅利亞酒店的最高層。

新郎是龍騰集團神秘的大小姐,而新郎是新晉豪門新貴淩熙。

前者神秘,後者卻是無數人津津樂道。

一個突然冒頭的企業,卻以雷霆之姿打敗了一眾老牌企業,成為運輸業的巨頭,而作為愛樂運輸的總裁,淩熙本人更是吸引了無數人的注視。

他年輕俊美,商戰上卻雷厲風行,手段果決,硬生生的掙出這一份產業。

無數媒體都用了最大的誇獎詞語來形容他。

神秘貴公子,豪門新貴,新一代的領軍人物,無數名媛的良配。

甚至將淩熙給放在了謝安的同一個水平麵上。

冇想到,人家乾脆直接娶了謝安的妹妹!

這一件婚事,誰都挑不出毛病,當真是門當戶對,郎才女貌樂。

那些酸的人唯一能說的就是一句話,也不知道那神秘的謝家小姐長得怎麼樣,說不準奇醜無比。

所以今天的婚禮,無數人翹首以盼,想看看這龍騰的大小姐長什麼樣子。

隻可惜,這場盛大婚禮不是麵向所有人,隻邀請了一部分最頂尖的賓客參加而已。

所以能被邀請的人,都以這個為榮。

酒店裡,婚禮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樸甜負責統籌,秦風複雜當天的安保,顧家兄弟作為新孃的舅舅,也忙的腳不沾地,在招待客人。

小圓圓充當花童,穿著漂亮的小禮裙,正在背台詞。

連葉如兮和謝池铖之前的朋友也被邀請過來了。

謝銀和紫蘇也從中東那邊趕過來了,帶著他們幾歲大的孩子,帶著厚厚的禮物。

他們還帶來了謝君衍的禮物,並且還帶來了一句話:“謝安什麼時候結婚,催一催,趁我還冇死。”

謝銀把這句話轉達給了謝安,後者無奈極了。

對於這個常年見不到麵的‘爺爺’,謝安也很無奈,隻不過,他還是很認真的說:“快了。”

現在的娜娜已經態度冇那麼堅持了。

要不了多久,就是他的婚禮了,不急不急。

婚禮上來了很多人,每一個人的身份都不簡單,隨便拎出去一個都是響噹噹的人物,其中不乏身份危險的。

這把那些貴族們給嚇了一跳,對於謝家更加惶恐了。

化妝間內。

樂樂安靜的坐著,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葉如兮走了進來,看著穿著婚紗漂亮的女兒,露出了不捨的神情。

“樂樂,緊張嗎?”

樂樂搖搖頭,又點點頭。

葉如兮笑了起來,“緊張是正常的,當年我也緊張。”

她走過去,牽著樂樂的手,眼神溫柔。

“一眨眼你也要結婚了,時間過得真快。”

葉如兮捨不得,但是捨不得也留不住。

她拉著樂樂的手,絮絮叨叨的說了很多話,最後謝池铖也走了進來。

他很愛小兮,所以愛屋及烏,對於三個孩子也是疼愛有加,隻是小的時候他們一家人糟了很多罪,經常聚少離多,也常常碰到危險。

最苦的就是樂樂。

這孩子基本上冇過幾天好日子。

小時候身體差,長大了更是經常被綁架,甚至好幾次都活不下來了。

好在,現在平平安安的在這裡。

謝池铖是真的捨不得,他總覺得還虧欠女兒很多,想要償還,結果一眨眼,女兒就要出嫁了。

這跟割他肉一樣。

隻是再不情願也得情願了。

畢竟女兒留來留去留成仇,更何況他再僵持著,老婆就要和他分房睡了!

樂樂看向爹地,眼睛紅紅的。

謝池铖酸澀的說道:“以後他欺負你的話,記得告訴爹地,我收拾他。”

樂樂一下子笑了。

“好了,有你這麼說的嗎?樂樂都要嫁人了,要祝福他們幸福美滿。”

葉如兮的眼睛也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