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孤獨的少年

一片山坳中,炎炎烈日之下,一群十三四歲的少年,正在虎虎生威地練習著拳術!

“氣要足、步要穩、肘要狠、拳要準!”

在少年們組成的方陣之前,一個身穿狼皮衣服的中年大漢,正在大聲地指點著,道:

“你們是守護部落的血衛!修為不足、戰力不強,不止你們要死,就連你們的父母、你們的妻兒,也都會死!”

“這套魔牛拳,最是錘鍊筋骨,必須勤學苦練,容不得絲毫懈怠!”

中年大漢的目光從一個個少年身上掃過,那些少年的身上都已經是大汗淋漓,但是,此刻卻都在咬牙堅持。

能夠成為部落血衛,乃是最大的驕傲和榮譽!

中年大漢略感滿意,道:

“再練十遍!憑你們的基礎,想要讓魔牛拳初見成效,需要苦練一個月才行!”

說完之後,他轉身又看向了不遠處,一群正在圍觀的孩子,喝道:

“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滾!”

中年大漢身經百戰,極具威嚴,此聲一出,那些孩子大多一鬨而散。

但,其中一個,卻依舊立在原地。

他看上去十二三歲的樣子,他的身體羸弱,瘦骨如柴,身上連一件獸皮衣服都穿不起,穿的是樹皮衣服。

他看著中年大漢,似乎用儘了很大的力量,才站在原地不動。

中年大漢走了過去,道:

“為什麼不走?”

少年指著那群正在練武的孩子,道:

“我……我想和他們一起學。”

中年大漢道:

“修煉?”

少年重重點頭,道:“嗯!”

中年大漢忽然把手,放在了少年的肩膀。

這一刻,一股靈力,忽然從大漢的手中,傳入少年的身體,少年頓時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直接倒在了地上。

他的臉上全是虛汗,瘦弱的小臉也變得無比蒼白。

“你不行。”

中年大漢卻隻是淡淡地開口,道:

“你冇有靈骨,承受不起靈氣,靈氣入體,宛如針紮,用不了三天,你就會死。”

“回去吧,當一個普通人,並不比當血衛丟臉,為部落種穀物,和為部落死戰,是同等的榮耀。”

說完,中年大漢負手轉身,就要離開。

“普通的骨頭……不能修煉嗎?”

但,少年卻握緊了拳頭,看著中年大漢的背影,道:

“再試一次!”

“我一定,一定不會倒下!”

他的眼中,寫滿了堅定。

中年大漢轉頭,看著這個少年,道:

“你真的想試?”

少年用力點頭。

“識字麼?”

中年大漢發問。

少年道:

“認識……跟著阿公學過。”

中年大漢眼中露出一抹瞭然的神情,所謂的阿公,在部落之中隻有一位。

那是一位學者,受人尊敬,跟著他生活的……都是部落中的孤兒。

“這篇心法,可以導氣入體,你隨便試。”

他直接取出一張獸皮,遞給了少年,而後轉身離去,再也不看少年一眼。

他見過很多不甘心的人,但,冇有根骨,便隻能平凡!

那篇心法,在大荒之中,都不是秘密,是最基礎的引氣入體之法。

但,縱然最基礎,最簡單,普通人也根本不敢嘗試。

冇有根骨者,靈氣入體,是一種酷刑,會直接痛得昏死過去。

他不打算用嘴巴說服一個倔強的少年。

他喜歡用事實。

而少年拿著手中的獸皮,他眼睛中露出一種前所未有的堅毅。

……

一轉眼,一個月過去了。

中年大漢依舊訓練著這些未來的“血衛”!

他的進度,越來越趕。

“快快快!你們的進度太慢了,等血鴉部打過來,你們根本無一戰之力,需要更強!”

這些少年,已經被他訓得幾乎冇有休息的時間了。

期間,部落的首領曾前來巡視過一次,那一次,部落首領的臉上寫滿了擔憂。

一場戰爭似乎已經悄然到來。

但,能夠為部落而戰的血衛,卻已經有限!

“太弱了……實在不行,給他們服用斷骨草吧!”

另一個身穿皮甲的中年人留了下來,他揹著一把碩大的戰刀,脖子上有一條蜈蚣般的刀疤,平靜地開口。

負責訓練血衛的中年大漢,卻是猛然看向他,道:

“斷骨草……可以淬鍊他們的骨,讓他們從練血境,提升到淬骨境,但是,死亡率太高,縱然僥倖活下來,他們的未來也會被毀了!”

練血,淬骨,通脈,內火、天靈!

這是修煉的境界,縱然部落首領,也隻是通脈境的強者而已,而內火階段的高手,都是一方霸主!

天靈境界,在整個大荒中,都是王!

而這些未來的血衛,全都隻是練血境而已。

而淬骨境,纔算是中堅戰力,這些少年上戰場……會死得非常快!

想要快速提升他們的實力,隻能用淬骨草,短時間淬鍊骨骼。

但,副作用非常明顯,死亡率極高,而且,用淬骨草淬鍊的骨,未來不再具備進化的潛力,一生都隻能止步於此了。

“如果他們不能上戰場……整個部落或許都冇有未來了。”

身著皮甲的中年人卻隻是歎息了一聲。

中年大漢沉默了。

沉默著。

忽然,他感知到了什麼,忽然轉頭。

在夕陽之下,他看到了一個少年,那少年身體羸弱,但是一步步走來,身形卻很穩,他的身影被夕陽拉的很長很長。

“你還不死心……”

中年大漢開口,但,他話音還冇有說完,已經覺察到了什麼,震驚地道:

“淬骨境?!”

他看著這個少年,瞳孔都是一縮!

一個月前,這個少年連練血都不是,一個月後,就成為了淬骨級強者?

這怎麼可能……

天方夜譚!

“淬骨……?”

少年有些迷茫,但,迷茫的神色一閃而過,他咬咬牙,看向中年大漢,道:

“請您再試一次!”

他挺直身體,道:

“這一次,我一定不會再跌倒!”

中年大漢走到他身前,伸手,放在了他肩膀上。

但,少年卻遲遲冇有感覺到那種劇痛感。

他抬眼,疑惑地看向大漢。

“你叫什麼名字?”

中年大漢也看向他,眼中似乎已經多了一種彆的神色。

少年道:

“阿公叫我……孤者。”

中年大漢有些疑惑,他有些疑惑,這算什麼名字……

但,他冇有多管,道:

“你用了斷骨草?”

孤者點點頭,道:

“我……我這算作弊嗎?”

他臉上有一些擔憂。

但,中年大漢卻忽然笑了一下,道:

“算。”

孤者少年的臉上,緊張起來。

“不過這種弊,整個部落隻有你一個人能作,所以,我允許你……成為血衛!”

中年大漢開口。

聞言,少年孤者臉上頓時湧現出興奮之色!

“入列吧,和他們一起,修煉魔牛拳。”

中年拍了拍他的肩膀。

少年當即跑進了血衛的隊伍中。

他的身影宛如一道風。

……

“斷骨草……居然讓一個平凡根骨的人,骨骼達到了淬骨級……”

中年大漢旁邊,身穿皮甲的帶刀大漢,臉上閃過一抹驚色。

這種實驗,不是冇有人做過。

可,普通人服下斷骨草……都死了。

就連練血境界大成的人,若是服用,生還率也隻有五分之一!

這個名為孤者的少年……簡直是一個奇蹟。

“去找一下阿公,我很好奇……這究竟怎麼做到的。”

中年大漢開口,道:“如果可以……我們部落,或許有救了!”

如果其他人也行,那麼,部落中將會誕生更多的戰士!

……

不久後,他們便抵達了一個石屋之前。

一個老者,正在搗藥。

他身形佝僂,鬚髮花白。

“戰石、狂刀,見過阿公。”

中年大漢和帶刀中年人開口。

老者抬眼,看著戰石和狂刀,疑惑了一下,但,隨即歎息了一聲,道:

“為了孤者而來的?”

中年大漢戰士點點頭,道:

“一個月……隻用了一個月,他的骨骼,就達到了淬骨級,能夠承載靈氣了!”

老者卻道:

“是啊……一個月,一個月這麼久。”

他忽然轉身,帶著兩人,走進了一間陰暗的密室。

密室之中,放著很多瓶瓶罐罐,瓶罐上刻畫著血色的符文。

彷彿感應到生人進來,那些瓶瓶罐罐劇烈搖晃起來,似乎有猛獸在死後,像是有怨鬼在嚎哭。

縱然戰石和狂刀,久經戰陣,此刻卻依舊不禁打了個寒顫。

在陰暗的密室前方,兩根原木綁成了一個十字架,十字架上還搭著帶血的繩索。

“我知道你們為什麼而來。”

老者緩緩開口,指著前麵的十字架道:

“他被綁在這裡一個月,每隔一個時辰,就會服下一株斷骨草。”

聞言,戰石和狂刀,都是臉色钜變!

每一個時辰,服下一株斷骨草?

這……太過驚人了。

就算是練血境,一生也最多服下一株!

而那個少年,這一個月內,該吃了多少?

近千株!

“他……怎麼活下來的?”

戰石失神地開口。

老者指著旁邊那些瓶瓶罐罐,道:

“這些厲魂,可以代死。”

戰石掃了一眼周圍的瓶瓶罐罐,更都是心驚了。

那是一種邪術,讓厲魂進入自身,如果能夠壓服那些鬼魂,便等於擁有了第二條命。

但代價非常大……一旦厲魂進入普通人的體內,原本的魂魄就會被吃掉。

等於被奪舍了。

就算活下來,也往往會發瘋的。

整個部落中,無人敢嘗試。

“他讓厲鬼進入了自己的身體,然後吞吃了那些厲鬼,代替他死去。”

老者露出了一抹複雜的笑容,道:

“他成功淬骨,前後活活吞吃了七百八十一條厲鬼!”

這一刻,整個屋子中,寒冷如死。

戰石和狂刀,都已經怔住了。

“他……冇有被奪舍?”

狂刀喃喃著。

老者搖搖頭,道:

“冇有……他的意誌比我見過的所有人都更強,他的靈魂……讓鬼都害怕。”

“他是孤兒,是我見過最孤獨的孩子,所以,他叫孤者。”

孤者。

戰石則是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心悸,道:

“他……來自何處?”

老者道:

“一個路邊撿來的孩子,並無特殊,不用害怕和懷疑,他今年十二歲,體內的魂魄也隻是十二歲,並不是什麼惡鬼棲居。”

他的聲音宛如夢囈,道:

“在路邊之前,我也不知道他經曆了什麼……那時他六歲。”

六歲。

……

(二)再也不會發瘋

孤者開始練習魔牛拳。

回到訓練場後,戰石開始格外關注孤者。

這個少年給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嗯?”

他忽然發現了什麼,走到了孤者身邊,道:

“怎麼身體變得這麼臃腫?練錯了?”

孤者羸弱的身體,此刻居然變得無比強壯,甚至有些發胖。

很像是練功走火入魔。

但,當他撕開孤者的樹皮衣服,看到衣服下方的景象,不禁也怔住了。

孤者瘦弱的手臂上,腰上、背上、腿上……都用麻繩,綁滿了石塊。

他在給自己負重。

戰石忽然一拍,少年身上的石塊都散落在了地上。

“跟我來。”

他開口,轉身。

孤者沉默著跟了過去。

瀑佈下。

巨大的瀑布,從山頂斷崖上衝擊而下。

“知道我怎麼成為部落第二高手的麼?”

戰石開口,指著前方的瀑布,道:

“在瀑布中練拳,拳遠勝尋常!”

“但很難。”

少年卻已經走了過去。

他的身影冇入了瀑布中。

然後很快被瀑布衝得狠狠砸進了水潭。

他繼續。

……

部落的外在局勢,越來越緊急。

孤者所在的部落名為雲橫部,周圍還有三個部落,血鴉部、鐵樹部、火草部。

但,鐵樹部和火草部,在這短短一個月內,已經被血鴉部征服。

每天都要派出去的信使歸來,帶來了各種訊息。

雲橫部的議事大廳中,頭領們在爭吵。

“絕不能投降血鴉部………血鴉部的那隻老烏鴉,專門吞吃孩童和處女,到時候,我們整個部落,都會淪為他們圈養的血食,與牲畜何異!”

“鐵樹部也冇有投降……可,所有人都死了,整個部落變成了一片焦土。”

“血鴉部那隻血鴉,屬於古族……我們冇有選擇的,古族既然把目光聚集到我們這片貧瘠的大地,那麼不隻是我們,所有人……都隻能臣服。”

有人義憤,有人恐懼。

在這個時代,人族太過弱小。

主宰世界的,是那些比人族更為久遠的古族。

他們擁有強大的神通,恐怖的血脈。

如今,一隻古族的血鴉到來……便足以血洗整個大荒。

部落首領沉默了很久很久,纔看向了阿公,道:

“阿公,有辦法殺死那隻血鴉嗎?”

阿公是部落中見識最廣的人,他曾走出大荒,甚至到過繁華的國度。

阿公搖搖頭,道:

“那隻血鴉至少在通脈級,甚至可能是內火……殺不死。”

眾人也都隨之寂靜。

他們都看向部落首領。

在等一個決定。

部落首領終於起身,許久之後,才道:

“狂刀,你負責挑選一部分孩子,帶他們連夜離開——”

“剩下的人……死戰!”

部落首領平靜的臉上,湧現出一種前所未有的決絕!

……

當夜。

月光之下,瀑布在夜裡無比顯眼,水聲震耳欲聾。

阿公和戰石,走到了瀑布之前。

看著瀑布之中,專心練拳的那少年,阿公忽然開口,道:

“他十天前已經氣血圓滿,骨骼也已經無堅不摧……”

“為何冇有給他通脈的秘訣?”

那瀑布中的少年,血氣已經極為旺盛,達到了頂峰,骨骼也已經無堅不摧,下一步,便是通脈!

“阿公,你知道的,他冇有未來。”

戰石卻搖搖頭,道:

“用斷骨草抵達淬骨境界,一生便隻能止步於此,給了他通脈的功法,也冇有用的。”

阿公冷道:

“在此之前,你不是也認為,一個平凡的人,不可能修煉麼?”

“但是,他做到了。”

戰石沉默了。

阿公也在思索,忽然,他道:

“你在害怕?”

戰石冇有掩飾,點點頭,道:

“我的確對他感到恐懼。”

阿公疑惑:

“恐懼?”

戰石點點頭,道:

“他的眼神太過堅毅,堅毅得就像我曾經殺過的一頭孤狼。”

“我殺光了那群野獸,當時所有的狼,都已經被我的血氣震懾的不敢動彈,但那頭孤狼,卻始終在衝鋒……”

“因為那頭孤狼有刻骨的仇恨,和天大的怒火,隻有仇恨和怒火,才能把一頭狼變得無堅不摧。”

“人也是。”

阿公道:

“生於斯,能夠無堅不摧,便已是最大的幸運,不是麼?”

戰石卻搖搖頭,道:

“因為仇恨和怒火得到的無堅不摧,會給這個世界帶來災難的。”

“隻有為了守護得到的強大……纔會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我們部落的通脈法……是從嗜血人猿族那裡學來的,一不小心,通脈不成,反而會發瘋……”

“滿含仇恨和怒火,再加上嗜血的功法……”

戰石肯定地道:

“他會瘋的。”

阿公道:

“可這是唯一的選擇,鐵樹部的通脈法,倒是穩當,但鐵樹部已經被滅,功法更不可能得到了……”

“而且,你又怎麼知道,仇恨和怒火,一定會讓他發瘋?”

戰石道:

“說這些都已經冇有意義,我已經和狂刀說了……帶他離開,他很有天賦,隻要不死,終究會綻放出光芒的。”

他上前,呼喚那少年。

孤者從瀑布中越出,他的動作穩健而有力。

不過短短一段時間,少年的力量……幾乎已經不弱於戰石了。

“阿公,戰叔叔,你們怎麼來了?”

孤者疑惑地發問。

戰石道:

“孩子,你得離開了。”

“隨我來,狂刀叔叔在等你。”

孤者卻挑眉道:

“去哪裡?為什麼離開?”

戰石冇有明說,而是道:

“任務。”

孤者卻沉默了一下,忽然朝著瀑布折返。

“我不會離開的。”

孤者的聲音平靜而又堅定,話語中是超越一個十二歲少年的執著:

“我已經擁有了力量,我不會逃……我要和你……並肩作戰!”

他跳進了瀑布中,拳頭瘋狂砸向瀑布,就像是朝著命運在逆行,他的咆哮和呐喊,在山間迴響:

“我不要再看著任何一個人死去,我不要再做一個懦夫……我要戰鬥!!!”

在月光之下,戰石忽然打了個激靈,他忽然發現,月光之下,瀑布之中,那少年的身邊,竟似乎映照出一種幻影,就像是屍山血海在堆積!

那種血腥和殘酷,就連久經殺伐的他,都感覺心驚。

“他……究竟什麼來曆?”

戰石再一次發問。

阿公道:

“一個少年。”

“一個孤獨的少年而已。”

他的老臉上,露出了一抹蕭索的笑,道:

“把功法給他吧。”

“如果要瘋,他早就已經瘋了……但他卻隻是被孤獨填滿了靈魂,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意味著這世上,已經冇有任何事情,能夠讓他失去理智。”

“他比誰都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且知道那條路冇有任何人能幫他。”

“他已經準備好一個人去走。”

“他是孤者。”

戰石下意識喃喃道:

“……這太過沉重了。”

但他還是把那本功法取了出來。

會讓人發瘋的功法。

……

寂者的番外估計會有一點點長,兩三天寫完吧。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