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在……看來娘娘將崑崙鏡的時光剪影,也一起帶了出來。”

楊戩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若有所思的說道。

“什麼意思?”哪吒不解的撓頭。

“這麼說吧。”林七夜沉思片刻,解釋道,“你們,以及之前的蟠桃盛會,是王母娘娘用崑崙鏡,在真正的崑崙虛上投射出的時光剪影,就像是一個真實的幻境。

本來,時光剪影的覆蓋範圍隻有崑崙虛內,但隨著王母娘娘離開崑崙虛這方小世界,回到帕米爾高原,時光剪影也隨著她一起蔓延了過來。

這裡還是真正的帕米爾高原,但是我們又能看到百年前發生在這裡的一切,就像是有人用3D投影將過去的曆史映照在這裡……算了,說了你也聽不懂。

你隻要知道,現在的帕米爾高原,是真實世界與過去剪影的重疊之處就好。”

“你是說,我們能在這裡,見到未來的人,而未來的人也能看到存在於過去的我們?”哪吒終於反應了過來。

“冇錯,就是這樣。”

“真是神奇……”

“現在不是感慨的時候。”楊戩眯眼望著西王母與紫薇星君離去的方向,眼眸中浮現出擔憂之色,“我們還是跟過去看看,邊境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楊戩正欲跟上去,一隻手掌拉住了他。

他轉過頭,隻見林七夜正表情複雜的看著他,猶豫了片刻,還是開口:

“阿晉……不,楊戩,或許,你們冇有必要再參與進去。”

楊戩的眉頭不解的皺起。

“這裡發生的一切,不過是曆史的剪影,無論你們做什麼,都不會改變曆史的進程……有些事情,不用再發生第二次了。”

楊戩和哪吒並不知道一會兒會發生什麼,但林七夜心裡卻很清楚。

生還日這一天,大夏之所以平安的從迷霧中倖存,便是因為大夏眾神自崩修為,捨棄肉身,化作九座鎮國神碑,坐鎮邊疆……不管眼前的這個男人,是他的弟弟阿晉,還是大夏二郎真君楊戩,他都不願意看到慘劇發生。

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楊戩皺眉問道,

“接下來發生的這件事……與我墮入輪迴有關?”

“……嗯。”

得到肯定的答覆,楊戩沉默半晌,微微轉頭,看向了西王母等人離去的方向。

風雪飄零之中,大夏西側邊境之外的天空,逐漸被詭異的陰影吞噬,無窮無儘的迷霧如巨獸般緩緩靠近大夏,張開了猙獰的獠牙……隱約之間,可以看到幾尊金色神影,正在迷霧之前急速飛馳。

楊戩緩緩閉上眼眸,平靜說道:“大夏遭劫,眾仙遇難,無論真實虛妄,若在此刻畏懼退縮,與鼠輩何異?

若此乃吾命,墮入輪迴也好,身死道消也罷……縱使重複千萬次,吾亦當往。”

話音落下,楊戩周身爆發出刺目的銀色神光,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向著西側邊境外不斷逼近的迷霧飛去。

哪吒伸手拍了拍林七夜的肩膀,緊跟著飛了過去。

林七夜在原地怔了半晌,嘴角浮現出一抹苦澀的笑容,他本想跟過去,但仔細一想,還是調轉了方向,朝著公格爾峰的方向接近。

雖然不知道這片時光剪影的覆蓋範圍有多廣,但以目前的情況來看,距離這裡不遠的公格爾峰應該也在剪影的投射範圍之內,要知道那裡可還有大量的新兵。

即便剪影本身不會對現實造成影響,他還是要先過去穩定一下局麵,否則一會局勢亂起來,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

公格爾峰。

時光剪影的邊緣,急速的掠過山峰,將整個山體連同周圍的高原全部覆蓋其中。

剛剪完指甲的安卿魚,突然像是感知到了什麼,眉頭一皺,看向帳篷外的蒼茫雪山,眼眸中浮現出一抹灰意。

“怎麼了,卿魚?”

江洱察覺到了安卿魚神情的異樣,疑惑地問道。

“不對勁……”安卿魚的眉頭越皺越緊,他站起身,掀開帳篷的簾子走了出去。

剛一出來,兩道呼嘯的神光便自他的飛過,急速的向著西側邊境的方向疾馳,隱約之間,他能看到那是兩個披著金甲的神影。

見到這一幕,安卿魚突然愣在了原地。

那是……大夏神?

剛剛有兩個大夏神,嗖的一下飛過去了?

百裡胖胖和曹淵緊接著從帳篷中鑽出,與此同時,東方的天空中,接連數道各色長虹飛馳而過。

那些長虹之中,都散發著恐怖的靈氣波動,有的是騎著仙鶴的白鬚老人,有的是腳踏祥雲的背劍道人,他們如流星雨般接連劃過天空,看的三人全部呆在了原地。

“大,大夏神?這麼多大夏神?”百裡胖胖驚呼道,“這是全麵神戰徹底打響了?戰場在哪?”

“你們看!”

曹淵伸出手,指向西方。

其餘幾人轉頭望去,瞳孔驟然收縮。

原本被抵擋在無形壁壘之外的迷霧,已然消失不見,大約在數十公裡之外,一片比他們之前見到的迷霧濃鬱數十倍的大霧,正在緩緩向著大夏邊境靠近,一股前所未有的壓迫感籠罩在所有人心頭。

“迷霧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濃了?無形壁壘呢?”

安卿魚眉頭緊鎖,他凝視著腳下厚重的積雪,彎腰捏起一縷雪花,認真思索起來。

“不對……這裡的一切都是假的。”

“假的?”

百裡胖胖一愣,正欲說些什麼,一抹夜色便降落在了臨時據點之中。

“七夜!”百裡胖胖見林七夜來了,雙眼一亮,“你冇事吧?”

“我冇事。”

“你看到那些大夏神了嗎?還有迷霧……”

“不用擔心。”林七夜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們看到的一切,都是時光剪影……”

林七夜將事情的經過跟四人說了一番,眾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難以置信之色。

“居然還有這種神奇的東西。”曹淵感慨了一句。

“總之,現在最重要的是保護好新兵,還有……”

林七夜話音未落,餘光似乎瞥到了什麼,聲音戛然而止。

他轉頭看向遠處的天空,隻見在風雪中,一個披著袈裟的金色身影,正腳踏筋鬥雲,急速的朝著迷霧的方向飛去。